畅想中文网 > 太虚传记 > 第一卷六九乾坤第四十二章白族身份
??阿喜与小翠关系不错,二人同住一屋,因为比小翠大一岁,所以二人常以姐妹相称。阿喜祖上并非奴隶出生,因为犯了错,才被主人罚为奴隶。

????“最近这段时间着实苦了你们,如今安排妥当有了避风之所,你二人也该考虑今后打算。”吴行风望着二女,语气平和。

????二女慌忙跪地,同时开口。“请大人不要赶我们走,让我们做什么都可以。”

????吴行风将二女扶起,柔声说道:“你们如此辛劳,我如何狠心赶走你们。今日起,你们就开始吐纳炼气,我将上层之法告知你二人,你们附耳过来。”

????二女泣不成声,磕头拜谢。

????花了一天时间,为二女讲说了行气要诀,与炼气的最佳时辰,每个人所占有的五行比例不同,练气时辰也略有不同。

????之所以没将众人放在一处传援炼气吐纳的法门,吴行风是有私心的。

????教阿木用了半个多月,教大石与才冈只用了半天,教阿喜与小翠用了一天。

亚博足球APP????阿木心善,所援法门偏向于阴柔,大石外粗内细,力大无穷,可引导其走刚猛路子。才冈聪慧,只需打牢基础便是大功一件,往后遇到合适功法再行传援。阿喜柔弱,炼气只能循循善诱,不可操之过及,小翠形体端庄,适合修炼火属神技,目前吴行风还没有合适的功法可以传援,只能让她先行打好基础。

????后山湖泊青石上,吴行风正在打座炼气,忽闻白莲之音。

????“大人为何不传我上层吐呐法门?”白莲扭胯而来,此处是无人山涧,前面有处天然湖泊,景色很是秀美,没有外人干扰,二人讲话便无需客套。

????吴行风微笑,没有正面回答,而是反问。“你觉得我这身法如何?”

????白莲微笑上前,摘去脸上面具,褪衣下水。“轻盈飘逸,缺少灵动。适合女子修炼。”

????吴行风心火难平,也褪去衣物。“老乌龟也这么说过,后来传了我一念千里,只是此刻我修为太低无法施展。”

????“大人,白姑娘烤了蟹肉,久等你不回,很快就会来寻你。”白莲游向湖心,不让吴行风触碰身子。

????吴行风肝火上涌,奈何阳关锁死当真做了一会缩头乌龟。

????“找个合适机会,我传你身法,以你的修为若是配上后世轻身口诀必定快捷非常。”吴行风整理好衣物,转身欲行,忽然想到一事。“白族除你之外,可有旧部幸存?”

????湖中荡起水花,白莲听闻凌空而起,立于水面之上,身上一丝不挂,眼中多有伤感。“吴,我想离开一段时间。”

????吴行风没有回避白莲的酮体,那玉峰之上晶莹剔透的水珠沿着大片雪白,缓缓滚落。白莲没有称吴行风为大人,而是更换了称呼,这足以见得白莲已经将自己全盘交给了吴行风。

????“几时离开?”吴行风直视白莲,她的肌肤很是细腻。

????“今天...”白莲落地穿衣。

????“好,不论结果如何,安全回来最为重要。”吴行风轻身上前,给白莲深深一吻。

????白莲回应激烈,吴行风过了把手瘾先行离开。

????回到草屋,白氿真已经将烤好的海鲜端到了桌上。见吴行风回返,轻声说道:“白族女子野心太大,我劝你不要以身试险。”

????被白氿真点破,吴行风心头一惊,他忘了白氿真会读心术,虽然她看不透自己,却能看透白莲等人。

????“你都知道了?”

????“知道是早晚的事,即使我能容她,神玄二女也不会。你是在害她,也是在害你。夫君,我知道你心中憋屈,想要找人说话解闷,但你不可以践踏自己,毕竟白莲是奴隶,而你的身份又极为敏感。”

????“她不是奴隶,她是白族的贵人。”吴行风反驳。

????“就算她以前是白族贵人,但她现在只是奴隶,哪怕你赦免了她的奴隶身份,没有洗雪前耻她依然是被连山部落收纳的奴隶。”白氿真正色回应。

????吴行风放下手中筷子,盯着白氿真。“白莲离开这不是为了找她的族人?”

????“既然灭族人,何来族人?”白氿真正视回应。

????是啊,白莲的族人早就被魁隗氏所杀,她是唯一被玄女救下的白族人,所以才会心灰意冷做了玄女的奴隶。

????如果不是遇到他,白莲永远不会让人知道她的身份。

????“告诉我,她要去哪?”吴行风看着白氿真。

????白氿真叹息。“她要去杀一个人。”

????“魁隗氏?”吴行风大惊。

????“她不可能杀死魁隗氏,明知这一点,却还要去,即使是死也要为自己洗白身份,只有那样她才觉得配得上你。”白氿真说道。

????吴行风的心在滴血,不排除白莲靠近自己是因为野心作祟,但她要以死来洗白自己是白族贵人,又有多少人可以做到?

????“帮我一个忙!”吴行风开口。

????“杀死魁隗氏?”

????“不,告诉世人白莲的高贵身份。”吴行风摇头。

????“不妥。”白氿真第一次拒绝吴行风。“即使告诉世人白莲身份,也不该由我来做。”

????吴行风皱眉,盯着白氿真的眼睛,仿佛一头下山的猛兽。

????白氿真没有回避吴行风,在她眼中吴行风就是一个小男人,她要用生命去保护他。

????“白莲是白族贵人不假,但白族的身份,你却不知。”白氿真最终还是收回视线不与吴行风正面对视。

????“白族是什么身份?”吴行风问。

????“兑宫之主。”白氿真很平静,希望吴行风能理解。

????“你是说白族是镇守兑宫三山的神兽后人?”

????“不,是主人。”白氿真出言纠正。“镇守兑宫的神兽听命于白族,这个秘密被白族的长老刻入在白族贵人的血脉中,只有极少数人知道真相。白莲也是昨天夜里触碰了三目铜铃后,她血脉中的封印才被激活。”

????“既然神兽听命于白族,为何还会被魁隗氏所灭?”吴行风反问。

????“镇守兑宫的金鸡失踪了,无人知晓其之下落。”白氿真回道。

????“白莲会不会知道了镇守兑宫的金鸡下落?”吴行风问。

????“很有可能,我的读心术会随着对方神识的强大而失去作用,白莲血脉中的封印被激活后,修为也会随之提升,但她杀不了魁隗氏,去了只能是送死。你如果心里有她,就去阻止她,别让她干傻事,若要证明身份,还有一个办法。”白氿真说道。

????吴行风点头问道:“什么办法?”

????“叫神玄二女的父亲下个文书,说明白族情况,为白族贵人提供避难场所,告之天下所有势力,揭示魁隗氏的阴谋诡计。”白氿真出言,这些话并不像出自她本人之口,吴行风看透没说透。

????“魁隗氏有何阴谋诡计?”吴行风不解。

????“话都是胜利者说的。”白氿真说了一半,其意显然易见。

????“是老乌龟教你的吧?”吴行风起身走向屋外。

????白氿真自身后叫喊。“等吃了饭再去找她也不迟!”

????吴行风止步,回头望了一眼满桌的菜肴,再看白氿真一脸委屈的神情,心头一软,转身坐回。

????“师父神机妙算,知道你要问这些,所以提前告诉我。”白氿真拿出陶碗给吴行风倒了碗王宫里的御酒,如实说道。

????吴行风没有多想,老乌龟对他不好不坏,没必要与他生气,埋头吃肉,大口喝酒。

????“你也吃点!”认识白氿真这么久,从未见她吃过东西。

????“我如今的修为,即使一百年不吃不喝也饿不死。”白氿真微笑开口,她笑起来很是妩媚。

????“你与魁隗氏交手,哪个厉害?”吴行风盯着白氿真胸口,腾出一只手来抓了一把,这才岔开话题。

????白氿真佯装躲闪,打开吴行风的伸过来的咸猪手。“自然我更厉害一些,杀他只需一只手。”说话间,白氿真给吴行风斟满酒水。“莫要喝醉,剩下的改天再喝。”

????吴行风压住白氿真手中酒坛。“再倒一点。”

????白氿真不理,只倒一点。

????吴行风不乐意,白氿真只好再加一些。“这酒后劲足,少喝些。”

????“行。”吴行风想到还有事要做,便不再索要。“魁隗氏与黑面鬼王哪个厉害?”

????“魁隗氏。”白氿真肯定回答。

????“那你为何杀不了黑面鬼王?”吴行风绕了一圈,回到原地。

????白氿真一时语塞。“你都知道了?”

????“我什么都不知道。”

????“有些事,只能点到为止不能由我们亲口说出,即使师父也不能,不然会遭天雷加身。希望夫君能理解。”白氿真和声说道。

????吴行风没有为难白氿真。“下次再让我碰到黑面鬼王,我一定杀了他替你报之前的旧仇。”

????白氿真很感动,扑进吴行风怀里。“那日在丛林中,我已感知到地下有死物正在复活,没想到会是还法棋子借宿黑面鬼王的尸体。”

????吴行风点头。“老乌龟确实厉害,它能算到还法棋子降世。”

????白氿真也是佩服万分。“师父的修为深不可测,有时候他说话我都不知道是真是假,感觉太离谱。”

????“哦?老乌龟都说了什么离谱的话?”吴行风很感兴趣。

????“他说,当年女娲娘娘喜欢的人并不是伏羲,而是洛河里的神龟。”

????“你等等,他真这么说的”吴行风真想骂那老乌龟不要脸。

????“确实这么说的,还说上神请他去抵御远古神兽,被他一口回绝了。夫君可听说过螣蛇?”白氿真抬头询问。

????“螣蛇仍八大远古神兽之一,是一种会飞的蛇属,有腾云驾雾之能。后世三国有一人名曹操,曾写有一诗《龟虽寿》,其中就有螣蛇乘雾,终为土灰之句。”吴行风说道。

????“师父说,螣蛇曾是他的座骑后来还它自由,如今在天界为上神拉车。”白氿真说到此处,略显尴尬。“我也当作是故事,并不知师父所言究竟是真是假,毕竟太过离谱。”

????[畅想中文网?www.xs7788.com]